霓为衣兮风为马,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。

/全职相关 文州本命 云秀厨 眼苏 黄吹

【王喻24h/11:00】[阴阳师paro/论坛体]唯一的式神是自己的宿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(一)

 私心觉得,私底下的喻,除去“苏苏苏”,会多一些“可爱”的成分。

 看官们如果觉得,“这个鱼好ooc啊!”,是我的锅_(:з」∠)_拜托轻点打_(:з」∠)_

 平安京的论坛,大概就是游戏里的公告栏那样子,阴阳师们在上面书写、传送信息,运用阴阳之术(???。

 

平安京论坛>阴阳师区>第十分区

【从业将近十年却只有一只sr式神,是我的召唤姿势不对吗?】

1L   

第一次发帖,如果有不妥当的地方烦请各位包涵。

    大致情况如标题所说。这件事确实很让人困扰。

 

17L

这么整齐的排楼_(:з」∠)_

不过看到各位排的是“心疼”“心疼+1”而不是“2333333”,稍微有点感动。

 

21L

回复20L:

会怀疑也是正常的,毕竟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w

我这边的情况有点复杂,但简单概括一下就是,大概半年前,我失忆了。

 

32L

回复23L:

不不,没有忘记全世界只记得一个人_(:з」∠)_

回复24L:

也没有记得全世界只忘记一个人_(:з」∠)_

回复27L:

谢谢你的祝福……可是我自认为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没有对象的_(:з」∠)_

回复29L:

多谢了,你真是热心_(:з」∠)_

回复30L:

_(:з」∠)_

 

40L:

回复39L:

是真的。

 

45L:

现在的我依然没有恢复记忆,但我能清楚地记得在我失忆之前做的一场梦。

那是一个很长的梦,它真实到让我有种,自己本来就属于梦里世界的错觉。醒来之后我恍惚了好一阵子,等到我回过神来,就……就失忆惹。

包括这个世界的设定,连同我自己的身份,全都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

46L:

    我还记得刚醒来的时候,那种恐怖又混乱的感觉。打个比方,就是有一百只少天骑着青蛙在脑海里载歌载舞呼啸而过,嘴里噼里啪啦噼里啪啦:我是谁?我在哪?我从哪里来?我要到哪里去?

    ……头疼。   

 

50L:

回复49L:

   码字快吗?这个夸奖让我稍微有点心情复杂w

 

52L:

   介意我说一下那个梦吗?

 

60L:

   谢谢各位包容我的离题千里w

   那个梦有点儿玄。如果看成真的,它正好能够填补我失去的那部分记忆。

    用这个世界观能听懂的话来说,我在梦中是一个寮的会长,主要工作就是打斗鸡、打协同斗鸡、研究如何打斗鸡、分析刚刚那场斗鸡打得怎么样。

大概是潜意识作祟,现实的很多人和事都映射在了梦中。所以就算失忆得宛如重装了系统,我也能以很快的速度重新接受这个世界。

只是时不时感到有些违和,尤其是看到快出残影的少天兔,以及耀武扬威的九命老魏……

 

67L:

回复64L:

在梦里,少天是我最重要的队友,老魏是我最尊敬的队长。

只是梦里的少天虽然聒噪,但不会一边哔哔哔一边绕着人飞速转圈,让人觉得听到的是立体声。

回复66L:

比喻很奇特吗?这是梦的后遗症,请不要介意w

 

80L:

也正是这场失忆,留给了我许多疑惑。据我家帚神说,一年前,我突然决定返魂它,但它对我的感情很深,所以哭天喊地以头抢地手抠地缝死不松开就是不干,我于是答应它:“乖,我不返魂你了,你也听话好不好?”

然后我就把它送到百里之外去了。去修行。

修行期间,它一直在想方设法打听我的消息。就听得我家式神走的走、散的散,但是不知道原因。后来,它感应到我有危险,于是就放飞自己,化身飞天扫帚,得儿得儿地赶回来了。再后来,就是我失忆之后的事了。

 

93L:

回复87L:

对。失忆之前的式神,现在只剩帚神了。失忆之后……我想我梦里的那个地方叫非洲_(:з」∠)_

回复89L:

关于为什么帚神这么亲近我。

给大家简单还原一下当时的情景吧:

刚醒来的时候,我有点儿混乱,在大脑还没有重启时,一直守在我身边的帚神,用咏叹调嚎了一嗓子: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!”

我:“……”

我当时的记忆全部来自于那个梦,在梦里,扫帚它就只是个好单纯好不做作好小清新的扫帚。而眼前这个扫帚,明显地脱离了低级趣味,达到了一个我无法接受的高度。

这个扫帚精有手有脚有眼有嘴就已经足够让我当机了,更何况,它还眼泪汪汪地往我这边蹭,一边蹭一边嘤嘤呜呜嘤嘤呜。

 ……意外地有点可爱?像小动物一样。

它哼哼唧唧:“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,要是我再快一点赶过来就好了呜呜呜。”

虽说不明白一个扫帚赶过来有什么用,但看它这么掏心掏肺,我也放缓了语调安抚它:“没事啦没事啦,你能过来我就很感动了。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吗……”blablabla

它的哼唧声小了下去,我心想应该铺垫得足够了。于是我看着它的豆豆眼,真诚地说:“……只是,对于现在的情况,我其实是一头雾水的,更确切地说,过去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十分模糊。我想我大概是失忆了。失忆的原因我也不清楚,但它和我晕倒在这儿的现状一定是有关联的,我想我们可以——”

我一边对它书写宏伟篇章一边在脑海里梳理现在的状况,同时告诫自己,就算情况险峻,也决不能自乱阵脚。然后……

然后扫帚精汪地一声就哭了。

 

94L:

    真·汪地一声就哭了。整个人……整个扫把拄在地上,呜哇呜哇,委屈得像个三百斤的胖子。

    我有点懵逼,因为从来没经历过别人在我面前哭得这么掏心掏肺这么歌声嘹亮,

就听它边哭边说:“呜哇啊啊啊啊xx大人这是不记得我了吗?呜呜呜呜呜呜呜我不相信不相信不相信!”“我可是您成为阴阳师后召唤出来的第一个式神呀!您以前可喜欢我了您都不记得了吗呜呜呜呜呜呜呜呜!”“我是您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六星式神呀嘤嘤嘤嘤!您看!这一整套15+六星御魂都是您亲手为我打下的江山呀呜呜呜呜呜!”

说到这里应该差不多了_(:з」∠)_ 心疼也好233也好,冲着我来吧_(:з」∠)_

 

120L:

回复101L:

关于帚神的感应问题。

据它说,是它那套pikapika金闪闪15+六星御魂在某一天突然变灰了。上次出现这种情况,还是我领到高级非酋成就之后……

回复102L:

     看到你们这么心疼我……

     我也开始心疼我自己了_(:з」∠)_

回复116L:

     无论是梦中那条道路,还是作为阴阳师的道路,我都走得很艰辛,我做出的选择,认同的也只有我自己。有时也会觉得,上天这么刁难我,就是为了让我改变目标。

     我自认为不是一个死脑筋的人,也不是对怀疑、对打压全部免疫的钢筋铁骨。我只是,还没有取得自己的认可。我还没有做到极致。别人看到的死路,在我的眼中却还有数十种可能。没有时间辩驳,也没有精力安慰自己,我能做的,只有在黑暗中摸索出一条只属于我自己的路。

     你看,我这不是也坚持过来了吗?

     提这个问的本意半是求教,半是一种娱乐的心态。有这么些人选择相信我说的,我已经十分意外了。现在话题越来越沉重,气氛越来越压抑,让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_(:з」∠)_

     那朱军,给你们讲个段子可好?

     之后,我想着,要去调查我失忆的真相,只有那么一只帚神还是远远不够的。(虽说他一扫把干翻大蛇的英勇姿态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)按它所说,我曾经的式神,并不是全都被我返魂了,那些被我遣散的式神,说不定还能被重新召集起来。

     于是我问它:“这么说,召回我的茨木也是有可能的咯?”

     帚神的豆豆眼眨了眨,说:“xx大人,咱家本来就没有茨木呀。”

     我又问,“那,我的狗子呢?”

     帚神的豆豆眼又眨了眨:“听说鸦天狗被您返魂了呀。”

     我不死心,“那我的妖刀?我的灯姐?我的阎魔?我的ssr女子天团呢?”

     帚神开心地倒在椅子上,小手小脚扑腾得格外欢腾:“您说什么呢?您哪有什么女式神呀!”

     ……大家随便看看就好,我不太想解释这个梗_(:з」∠)_

 

180L:

回复169L:

     我尝试过司令式、元首式、葛优瘫式、给你小心心式召唤姿势,倒还真的没有尝试过咸鱼式。……我这就去试试!

 

201L:

回复169L:

     召唤出了河童_(:з」∠)_

 

220L:

     咸鱼式还有这么多种类啊,受教了!

 

233L:

咸鱼躺式召唤出了河童。

咸鱼趴式召唤出了河童。

咸鱼翻滚式召唤出了河童。

咸鱼啪嗒啪嗒嘎嘣脆式召唤出了河童。

河童地狱_(:з」∠)_

 

271L:

回复:260L:

太感谢了w你介绍的“嗷呜~我超凶!”式召唤出了sr级式神少天兔!

但它已经被我(曾经的)唯一一只sr返魂了……因为太吵。

 

385L:

承蒙各位关照,我今天拿到了月见黑……

已经无心召唤新式神了。我就这么守着一个杰希过一辈子吧。_(:з」∠)_


评论(4)
热度(31)
  1. 王喻活动公示站裂缺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裂缺 | Powered by LOFTER